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银行
  • 44阅读
  • 0回复

读《板桥三娘子》

级别: 论坛版主

      《板桥三娘子》是唐传奇,作者是薛渔思,是我们这次考试的文言文阅读题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娘子,出场就颇为诡异,“不知何从来”,结局也一样“更不知所之”。一个人物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都不知道,她就有了神秘莫测的味道。她“寡居,年三十余,无男女,亦无亲属”,我给学生讲,唐代是个非常开放的社会,唐明皇和杨贵妃是什么关系?是公公和媳妇的关系,他们乱了人伦,白居易还在那里吟咏他们的爱情,说什么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,可笑不可笑?武皇则天,更是养了一个又一个的“面首”,面首是什么?就是小白脸,二公!唐代人开放吧,跟后来宋代理学宣扬的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那可不一样。三十来岁,不再改嫁,这就有点令人生疑。“家甚富厚,多有驴畜”,这分明是个富婆,她靠开店卖饭富起来的吗?作者又语焉不详。不过人家名声不错,生意不错,“人皆谓之有道,故远近行旅多归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事有三变:三娘子把诸客变成了驴,赵季和把三娘子变成了驴,神秘老人把驴又变成了三娘子。凡三变,《西游记》里的白骨精也是三变。《白毛女》的主题有人说是“旧社会把人变成了‘鬼’,新社会把‘鬼’变成了人”,小品里“黄世仁”和“杨白劳”关系颠倒了过,现实社会里多少“白毛女”主动依傍上了“黄世仁”,这一切,都是一个“变”字!当然,故事里还有三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比的写法:三娘子表面一套,背后一套,是对比;她害人害己,是对比;赵季和和诸客醉与不醉,是对比;赵季和“诣东都”和“自东都回”两次住店,是对比;两次窥三娘子使用巫术,一详一略,是对比;三娘子会使用木人、木牛子,赵季和不会使用木人、木牛子,也是对比……

       虚实结合的写法,汴州西有板桥店,元和年间,许州客,这些都给人以真实感。三娘子使用邪恶的法术,就是神话小说的写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构思巧妙,赵季和“心动遽辞,开门而去,即潜于户外窥之”,真谨慎也,警惕也,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”;“预作养麦烧饼,大小如前”,真心细如发也;“三娘子据地作驴声”,“乘策所变驴,周游他处,未尝阻失,日行百里”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真过瘾也!

        读《板桥三娘子》,我联想到后来《水浒传》里的孙二娘开黑店,卖的是人肉包子;《聊斋志异》里面的画皮的故事,“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”;《红楼梦》里“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”的王熙凤,“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”。这些人物或多或少都有三娘子的影子。《西游记》里没有背景的妖怪让孙悟空给打死了,有背景的妖怪则让菩萨、太上老君给收走了,板桥三娘子莫非也有背景吗?神秘老人的出现,使用霹雳手段,具有菩萨心肠,充满了人间的温情!

        三娘子使用木人、木牛子的手段,季和“私有慕其术者”,我看到此处,也充满了羡慕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科学家们应当尽力而为之!在紧张的考试里读这样的小说,除了做题做题做题,我们还要学会欣赏学会发现学会快乐,难道不是这样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年3月10日

附:板桥三娘子

    唐汴州西有板桥店,店娃三娘子者,不知何从来。寡居,年三十余,无男女,亦无亲属。有舍数间,以鬻餐为业,然而家甚富厚,多有驴畜。往来公私车乘,有不逮者,辄贱其估以济之。人皆谓之有道,故远近行旅多归之。

    元和中,许州客赵季和,将诣东都,过是宿焉。客有先至者六七人,皆据便榻。季和后至,最得深处一榻,榻邻比主人房壁。既而三娘子供给诸客甚厚,夜深致酒,与诸客会饮极欢。季和素不饮酒,亦预言笑。至二更许,诸客醉倦,各就寝。

  三娘子归室,闭关息烛。人皆熟睡,独季和展转不寐。隔壁闻三娘子悉窣,若动物之声。偶然隙中窥之,即见三娘子向覆器下,取烛挑明之。后于中箱中,取一副耒,并一木牛,一木偶人,各大六七寸。置于灶前,含水噀之,二物便行走。木人则牵牛驾耒,遂耕床前一席地,来去数出。又于箱中取出一裹养麦子,授于木人种之。须臾生,花发麦熟。令木人收割待践,可得七八升。又安置小磨子,硬成面讫,却收木人子于箱中。即取面作烧饼数枚。有顷鸡鸣,诸客欲发。三娘子先起点灯,置新作烧饼于食床上,与诸客点心。季和心动遽辞,开门而去,即潜于户外窥之。乃见诸客围床,食烧饼未尽,忽一时踣地作驴鸣,须臾皆变驴矣。三娘子尽驱入店后,而尽没其货财。季和亦不告于人,私有慕其术者。

     后月余日,季和自东都回,将至板桥店,预作养麦烧饼,大小如前。既至,复寓宿焉。三娘子欢悦如初。其夕更无他客,主人供待愈厚。夜深,殷勤问所欲。季和曰:“明晨发,请随事点心。”三娘子曰:“此事无疑,但请稳便。”半夜后,季和窥见之,一依前所为。天明,三娘子具盘食,果实烧饼数枚于盘中讫,更取他物,季和乘间走下,以先有者易其一枚,彼不知觉也,季和将发,就食,谓三娘子曰:“适会某自有烧饼,请撤去主人者,留待他宾。”即取已者食之,方饮次,三娘子送茶出来。季和曰:“请主人尝客一片烧饼。”乃拣所易者与啖之。才入口,三娘子据地作驴声,即立变为驴,甚壮健。季和即乘之发,兼尽收木人、木牛子等。然不得其术,试之不成。季和乘策所变驴,周游他处,未尝阻失,日行百里。

  后四年,乘入关,至华岳庙东五六里。路旁忽见一老人,拍手大笑曰:“板桥三娘子,何得作此形骸?”因捉驴谓季和曰:“彼虽有过,然遭君亦甚矣,可怜许,请从此放之。”老人乃从驴口鼻边,以两手擘开。三娘子自皮中跳出,宛复旧身,向老人拜讫,走去,更不知所之。
[ 此帖被忙里偷闲在2011-03-10 10:08重新编辑 ]
分享到:

相关话题
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帖回帖的好习惯